钮文新:美国不是紧缩货币

美联储的“升息降表”只是为了将持续10年的“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转变为“正常宽松的货币政策”,耶伦上任以来已经多次明确表示了这一点。

此外,在加息之前,我们花了很长时间与市场沟通并充分了解市场。

正因为如此,美联储不仅缓慢而谨慎地加息,而且在每次加息后都明确告诉市场“美联储保持其货币宽松立场”。

例如,去年12月加息后,美联储主席耶伦(Yellen)公开表示:“货币政策立场依然宽松,这可以为就业市场的进一步走强提供支撑,并支持通胀回归2%。”。

在今年6月加息后,美联储会议的公告还包含了“保持货币政策宽松”的字样。

至于“规模缩减”,美联储内部仍存在严重分歧,但主要分歧在于时间。

7月5日,美联储6月份利率会议的《纪要》显示,在“规模缩减”问题上,多名美联储官员支持在未来几个月宣布规模缩减计划,认为规模缩减对金融环境的影响有限。几位美联储官员希望在两个月内宣布规模缩减的开始,而其他人希望等到今年晚些时候。

《纪要》还指出:美联储官员已经注意到,尽管美联储提高了利率,但金融环境依然宽松。

我们为什么要强调这些?因为长期以来,大多数中国学者和官员都在不同程度上误判了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他们简单地将美国货币政策从“极度宽松”等同于“正常宽松”,等同于“传统意义上的紧缩货币”。在“升息缩表”的问题上,他们只注重“方向转变”,忽略了“度平衡”,把“升息缩表”变成误导市场的工具。

例如,我见过许多企业家或交易员,他们对美联储“加息、缩表”导致的美元贬值感到非常困惑。

为什么?在我看来,他们误解了美联储的真正政策意图,这个错误与国内舆论的误导密切相关。

事实上,多年来,机械刚性、简单粗糙、理解政策只注重方向而不注重程度一直是中国金融市场的一大坏习惯。

这不仅与政策实施者从左到右的“两极摇摆”密切相关,也与经济学家辩证思维能力的丧失密切相关。

例如,今年3月26日,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经过多年的量化宽松,世界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周期的终点,这意味着货币政策将不再宽松。

它立即引起了市场的各种解释,在解释的过程中有许多极端的词语,但是从来没有人问“这个周期的结束”是多长时间。极端宽松、宽松、非宽松和紧缩之间有什么不同吗?我们说货币政策是一个非常精致的“艺术过程”。核心和关键在于“度的平衡和表达”。这个“度”需要以各种方式与市场充分沟通,以便市场能够充分理解“度”的问题。

这样,政策的实施就不会引起市场的剧烈波动。

根据传统经济学,政府的政策干预实际上是为了“消除市场波动”,而不是制造市场波动。

然而,我们的政策执行实在太粗糙和粗鲁了。我们只关注方向,不抱“度”,拒绝与市场沟通“度”。我们更喜欢突然出现。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市场剧烈波动。与此同时,这意味着政策被过度调整(或过度调整),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政策被从左向右抛出。

美联储会“缩小规模”吗?当然可以。

什么时候?年底前。

为什么会有这种判断?因为美联储6月份席位的“会议记录”告诉我们,美联储官员一直同意“缩减规模”,当时的最新想法是“今年晚些时候”。

美联储“缩减规模”的根源是什么?我认为这是“当前美国金融市场的低货币乘数”。

盛松成前不久撰文指出:美国大量基础货币投放之后,市场货币乘数已经从2007年8.93倍降至2013年的2.98倍。盛松城最近写道,在大量基础货币投入美国后,市场货币乘数已从2007年的8.93倍降至2013年的2.98倍。

在我看来,这意味着美国不仅成功地“降低了杠杆”,而且目前的货币乘数已经“过低”,需要“缩减”——在减少基本货币数量的同时,应该适度推高M2,提高货币乘数,从而增加金融市场的活动。

如果美联储通过“规模缩减”将货币乘数从2.98倍扩大到4倍,我可否问:这是否叫做收紧货币?在判断政策和市场变化时,我们需要尊重“基本常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