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活动家陈见方“颠覆政权”案移送法院

上海激进分子陈见方(右)涉嫌参与维权活动,并被当局指控颠覆国家政权。

(陈见方朋友提供/拍摄日期不详)上海维权人士陈见方因频繁参与维权活动而被当局压制。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的案件被移交法院起诉。

陈见方之友称,他们对此案并不乐观,并认为当局将严惩被告,以压制言论自由。

(黄乐涛报道)陈见方已经在上海拘留中心被拘留了六个月。她的案件最近被移交上海第一中级法院起诉。

该电视台打电话给她的代理律师章雷和丈夫许建军了解情况,但他们都没有接电话。

陈见方的好朋友梁女士周四(17日)告诉电视台,陈见方建议章雷在被拘留前代理此案,但法院不接受律师,所以章雷总是拒绝查看案件的相关文件和会见拘留中心。此外,被告的家人受到当局的威胁,不愿意提供援助,因此案件的情况看起来并不乐观。

梁女士说:律师去法院问她(陈见方被指控)颠覆罪。她的律师来到上海,我陪着他。没有结果,因为他们(法庭)不赞成他(律师)。

警察也不让我参加。我陪我的律师去了她(陈见方)母亲家两次。她妈妈还说她想和女儿划清界限。我去了两次,他们向公安局报案了。

她指出,多年来,陈见方一直只是捍卫自己的权利,并积极参与捍卫自己权利的活动。没想到当局会指控它犯有如此严重的罪行。梁女士认为,为了防止公众大声疾呼,当局毫不犹豫地使用一切手段压制他们。她担心陈见方会被当局严厉判刑。

梁女士说:就像我们的一审在下级法院,但她(陈见方)的一审在中级法院。太神奇了。如果是刑事案件,谋杀和无期徒刑是中级法院的一审。我非常担心陈见方。(陈见方)在和我们做什么,也就是说,是什么在拉横幅?我还拉了横幅。我也被判刑了。我只被判了8个月。当局不想和你的老百姓解决问题,也禁止你说话。

该电视台打电话给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询问陈见方一案,但电话无人接听。

陈见方的另一个朋友谷开来说,当局指控陈见方犯有如此严重的罪行,只是想以她的案件为例,希望吓唬其他人,并在社会上制造一种寒蝉效应。

谷开来说:起诉她是推翻国家政权的罪行。作为一个农民,她有什么能力推翻一个国家政权,一个国家这么容易被推翻?你(当局)不允许任何人说话。

今年3月20日,陈见方和她的丈夫许建军被上海警方带走,并搜查了他们的家。两人都被关押在拘留中心。

许建军后来被保释候审,但陈见方已被拘留。

自2008年以来,她一直与已故活动家曹李顺合作,并积极参与联合国的定期审查,希望国际社会能够听到中国人民的声音。

为了捍卫人权,追求自由和民主,她被当局多次镇压,并被劳动教养和刑事拘留数十次。

陈见方因其对促进人权的贡献获得了“曹李顺人权维护者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