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消息不断传来!首先受到浑水空的冲击,然后受到监管的冲击,未来市值将缩水600多亿英镑。

近日,司法部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以下简称“送审稿”),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对非营利性学校的兼并收购、变相营利、关联交易等问题作出明确监管要求;8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

相继出台的重磅政策,引起市场强烈反响。

而作为国内教培业龙头,赴美上市的好未来(证券代码:TAL),正处于此次整改的风口浪尖,并且自6月起,美国做空机构浑水就把枪口对准好未来,这对好未来造成了双重冲击。

好未来股价应声进入阴跌模式,8月30日,报收30.69美元,市值约为174亿美元,和公司今年6月8日创下的265亿美元历史记录相比缩水近91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远超600亿元。

面对政策和市场的冲击,专业人士称,好未来日后发展突破口或在素质教育业务方面。

遭遇做空、监管趋严双“阻击”作为国内教培业龙头,在2017年强势赶超新东方的好未来似乎进入今年6月后,便处于一个风雨飘摇的时期。

自今年6月13日起,美国做空机构浑水剑指好未来,接连发布做空公告。

6月13日,浑水公司第一次高调宣布做空好未来,怀疑好未来存在夸大利润、操控利润、审计漏洞和可疑交易等问题,好未来股价当日应声猛跌,低开15.86%,以41.11美元报收,跌幅9.95%,一日蒸发近22亿美元。

好未来随即对这份报告进行了公开回应,称这份做空报告中存在大量错误、无依据的猜测以及恶意解读。

但是,这一回应并未在市场上奏效。

浑水随即又对好未来进行了两次做空,并在好未来7月26日发布2019财年第一季度(截至2018年5月31日)未经审计财务报告前,发布第四篇做空报告,称其除了公布欺诈性利润报告,还在核心培优业务的健康状况上误导投资者,培优线下业务Q3营收同比增长很可能为负。

虽然好未来财报显示,其在2019财年第一季度净利润6680万美元,上年同期2880万美元,同比增长132.0%,但依旧拉不回股价下跌的趋势,截至7月26日美股收盘,好未来股价下跌12.08%,报35.89元。

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教育投资人士向记者表示,浑水报告指出好未来涉嫌的有关问题,究竟事实如何、是否违反美国监管的底线和法律,还需要法律的裁定。

“目前是恶意做空还是确有其事,还不清楚。

”而在国内,司法部发布送审稿,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送审稿内容对非营利性学校的兼并收购、变相营利、关联交易等问题作出明确监管要求,限制营利性学校对非营利性民办学校的兼并收购。

此举对所有从事民办教育的组织具有长期深远的影响。

此次送审稿发布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即8月13日,港股教育板块遭遇重挫,市值一天蒸发358亿港元,睿见教育、天立教育、宇华教育、新高教集团、枫叶教育5只股票跌幅均超过30%;同时,美股好未来、新东方、红黄蓝等股价也纷纷下跌,之后一直维持疲态。

8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好未来等教培机构再受冲击。

国盛教育分析人士认为,目前只是发出政策信号,还需等待具体的各地方落地政策,风险性依旧存在,未来如何还不明朗。

接连受到做空和监管重拳出击的影响,好未来近日股价一直处于调整之中。

即便据好未来预估,2019财年第二季度的总净收入将在6.462亿美元至6.680亿美元之间,同比增长42%至45%,但市值的大幅缩水依旧无法短时间修复。

截至8月30日,好未来市值约为174亿美元,和公司今年创下的265亿美元历史记录相比,蒸发近91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远超600亿元。

记者就其市值缩水相关事宜联系好未来,但截至发稿未得到对方回应。

“狂奔”15年背后的隐忧“现在哪一家的孩子不上辅导班啊!”北京的张女士近日对记者说道,“我家孩子在学而思一对一,一节课就是300元,加上钢琴课和英语辅导,一个月下来要五六千呢!”数据显示,早在2016年,全国中小学辅导机构的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元,上课外辅导的学生达1.37亿;参与辅导机构的教师有700万-850万。

庞大的中小学课外辅导教育市场为一些民间课外辅导机构带来重大发展机遇。

根据中国教育在线发布的2017年基础教育发展调查报告,成立于2003年的好未来在2010年上市后营收快速增长,2012至2017财年年度营收增长646%;在培训人次方面,从2013年的82万人次增长到2017年的393万人次;2014—2017年度对比分别增长25万人次、43万人次、80万人次、163万人次。

根据最新数据,好未来2019财年Q1季度学生总人数同比增长88.7%至约1976960人,去年同期约为1047760人。

如今,15岁的好未来已成为教育界的巨无霸,根据公司官网介绍,目前其业务覆盖55个城市,线下学员超过450万人,并且还在不断扩张中。

“基本上每年好未来都会进行校招宣传,甚至每个大学都有专门的宣传团队。

”兰州大学就业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规模如此之大的好未来,一方面很好地迎合了市场的需要,但是另一方面,庞大的机构也存在不少问题。

据记者了解,许多地方好未来集团主管K12的学而思业务存在唯应试教育为重、超纲教学、提前教学的教育理念。

不少家长质疑这一方式是在制造应试机器。

同时,曾有分析指出,学而思老师要集体备课与统一教材,按照教学套路去快速并高效地提升学生的成绩。

其内部的老师不少都是非师范类或教育类专业毕业,非常缺乏优质师资。

“学而思的招聘并不会要求我们拥有教师资格证或者相关经验,很多人都是进去了才开始学习当老师的。

”一位兰州大学毕业生对记者说道。

而在今年2月,教育部等四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其中,“超纲教学”、“提前教学”等与招生挂钩的竞赛被明令禁止。

当年以“奥赛”培训起家的好未来培优业务必定受其影响。

专业分析人士指出,在提倡素质教育的大背景下,好未来仍需要继续努力。

好未来拥有庞大的市场占有率和成熟的团队,此次面对政策变化,若能做好调整和转型,未来的发展还是相对看好的。

发表评论